老子《道德经》分章学习(有音频)—61至63章|原文译文赏析朗诵

2016-06-30 12:06:35 作者: 所属分类:道德经 阅读:537 评论:0 百度已收录

标签:

点击播放讲解音频:

 

第六十一章

原文:大邦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故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邦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两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为下。

译文大国要像居于江河下游那样,使天下河川交汇在这里,应该处在天下雌柔的位置。雌柔常以安静守定而胜过雄强,这是因为安静居于柔下的缘故。 所以,大国对小国谦下忍让,就可以取得小国的信任和依赖;小国对大国谦下忍让,就可以获得大国的包容帮助。所以,有的大国谦让以取信小国,有的小国谦让而见容于大国。大国不要过分德想要统治小国,小国不要过分地想要顺从大国,两者都想各得所欲的话,大国尤其应该做出谦下忍让的姿态。

赏析春秋末期,诸侯国到处林立,大国争霸,小国自保,战争接连不断地发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灾难。任继愈说:“这里老子讲的大国领导小国,小国奉承大国,是希望小国大国维持春秋时期的情况,不要改变。他希望社会永远停留在分散割据状态。这是和历史发展的方向背道而弛的。”(《老子新译》)任继愈先生这样分析,自然有其道理。因为老子学说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小国寡民。国与国之间相安无事,和平相处。然而,深入一步研究这个问题,我们感到老子还有另外一种考虑。古今中外,人类社会能否得到安宁与和平,往往由大国、强国的国策所决定。大国、强国的欲望不过是要兼并和畜养小国、弱国;而小国、弱国的愿望,则是为了与大国修好和共处。在这两者的关系中,最主要的一方便是大国、强国。本章在开头和结语一再强调大国应该谦下包容,不可自恃强大而凌越弱小。只有这样,才可以赢得小国的信服。从此看来,老子的用心又是符合百姓们的愿望。

第六十二章

原文: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为天下贵。

“道”是万物的主宰,是善人的珍宝,也是不善人的护身符。 美好的言辞可以获得别人的尊重;良好的行为可以叫人效仿。不善的人怎能舍弃“道”呢?所以在天子即位、设置三公的时候,虽然有拱壁在先驷马在后的献礼仪式,还不如坐着把这个“道”进献给他们。 自古以来,人们把“道”看得这样宝贵是为什么呢,不正是由于求它庇护一定可以得到满足;犯了罪过,也一定可以得到它的宽恕吗?就因为这个,天下人才如此珍视“道”。

赏析“道”是天地间最可宝贵的。所以可贵就在于“求以得,有罪以免邪?”这就是说,善人化于道,则求善得善,有罪者化于道,则免恶入善。“道”并不仅仅是为善良之人所领悟,不善人并不被道所抛弃,只要他们一心向道,深切体会“道”的精髓要义,即使有罪过也是可以免除的。老子在这里给人们包括有罪之人提供了新的出路,还是很有意义的。这种想法与孔子所言“君子过而能改”的说法是有相近意义的。君子不怕犯错误,只要能认真改正,就不算错误,而且,这只是君子才可以做到的。老子则从主客观两个方面为有错者提供了出路,“道”不嫌弃犯罪之人,肯定会给他改错的机会;而犯罪者本人也必须体道、悟道,领会道的真谛,主客观这两方面的条件缺一不可。

第六十三章

原文:为无事,事无事,味无味。 大小多少,〔报怨以德。〕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

译文以顺其自然的态度去有所施为,以不搅扰的方法去处理事情,把恬淡无味的感觉当作滋味。 大生于小,多起于少。处理问题要从容易的地方入手,实现远大要从细微的地方入手。天下的难事,必然从简易的地方做起;天下的大事,必然从微细的地方开端。因此,有“道”的圣人始终不贪图大贡献,所以才能做成大事。 那些轻易发出诺言的,必然很少能够兑现,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势必遭受很多困难。因此,有道的圣人总是看重困难,所以就终于没有困难了。

赏析老子理想中的“圣人”对待天下,都是持“无为”的态度,也就是顺应自然的规律去“为”,所以叫“为无为”。把这个道理推及到人类社会的通常事务,就是要以“无事”的态度去办事。因此,所谓“无事”,就是希望人们从客观实际情况出发,一旦条件成熟,水到渠成,事情也就做成了。这里,老子不主张统治者任凭主观意志发号施令,强制推行什么事。“味无味”是以生活中的常情去比喻,这个比喻是极其形象的,人要知味,必须首先从尝无味开始,把无味当作味,这就是“味无味”。接下来,老子又说,“图难于其易”。这是提醒人们处理艰难的事情,须先从细易处着手。面临着细易的事情,却不可轻心。“难之”,这是一种慎重的态度,缜密的思考、细心而为之。本章格言,对于人们来讲,无论行事还是求学,都是不移的至理。这也是一种朴素辩证法的方法论,暗合着对立统一的法则,隐含着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的法则。同时,我们也看到,本章的“无为”并不是讲人们无所作为,而是以“无为”求得“无不为”,他说“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这正是从方法论上说明了老子的确是主张以无为而有所作为的。

 

顶一下
(4)
100%
订阅 回复
踩一下
(0)
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山那边mahu共有。注意:本文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给我留言


目前有 0 条留言 其中:访客:0 条, 博主: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