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抗英民族英雄朱贵

2016-11-05 12:11:43 作者: 所属分类:其人其言 阅读:502 评论:2 百度已收录

标签:

1840年,鸦片战争揭开了中华民族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反抗外国帝国主义侵略斗争历史的新篇章。在整个战争中,各族人民、爱国将士、同仇敌忾、卫国守疆。许多人为反抗侵略喋血疆场、壮烈牺牲。其中,甘军统兵朱贵是甘肃抵御外侮、以身殉国的第一位将军,是属1840年以来“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他和阵亡陇原子弟的光辉事迹感天动地、流芳青史。

 

朱贵(1778-1842),字黼堂,号君山,汉族,祖籍南京上元花石桥。明弘治年间,朱氏甘肃始祖迁跋(一说戍边)来甘,驻戍枹罕北塬何家堡,主事北路烽堠事宜,遂定居朱家泉(今杨家河)。何家堡地处河州北路要冲,堡旁的烽火台因朱氏子弟接力驻守,被俗称为朱家墩。清顺治时,朱贵的曾祖父朱志成从军驻戍何家堡,后调防塞伊犁、凉州、循化,在戍防河州时迁居城内。祖父朱仲,字山迁,屯循化营,官至把总,平息金川贵族滋事阵亡。父朱显光,入伍骑兵,战金川,失左腿致残。朱贵出生在“三世尺籍”行伍之家,少年时由祖父带到循化,送入武痒习学练武。十七岁中武秀才参军。清嘉庆五年(1800)年,随经略大臣额勒登保作战有功,被增补为榆林右营额外外委。嘉庆九年调为定羌营(今广河)额外外委、河州镇右营经制外委、右营把总,后随河北镇总兵杨芳,因功升右营千总。道光三年,博格洛贡之战立功,赏戴蓝翎,补升凉州右营守备。

 

道光六年(1827年),在英帝国主义支持下,张格尔在新疆发动分裂祖国的武装叛乱,烧杀抢掠,破坏边疆稳定。清政府令陕甘总督杨遇春率朱贵赴疆,协同扬威将军长龄在布都尔围剿张格尔驻地,多次击溃叛匪。道光七年五月,张格尔及残部逃向拉克沙,朱贵乘胜追至包勒库尔,领兵抄截,歼灭叛匪二百余人。道光八年,生擒张格尔,彻底平定张格尔分裂祖国的叛乱,屡立战功赏戴花翎,升任凉州守备、峡口营都司。道光九年,补为玉泉营游记。道光十五年(1835年)升任西安守城参将,十八年任察汉托洛亥副将、西宁镇副将等职。朱贵“所在多战功政绩”,被清政府视为“西北的长城”、清军著名骁将、“勇冠一军”,深受人民爱戴和将士拥护。

 

鸦片战争爆发后,英军封锁广州,北犯厦门,进攻定海、宁波。迫于恶化的局势,清政府于1841年2月27日发布战令,但因用人和作战布署失当,终于签订《广州和约》,以图解决战势。而侵略军不满即得利益,再度北侵厦门,扩大战争。英国全权代表璞鼎查率领集结于香港的舰船26艘、侵略军3500余,沿海岸进攻,8月26日占领厦门。9月攻陷定海时,总兵葛云飞、郑国鸿、王锡鹏奋战六昼夜后牺牲。攻打镇海时,总兵谢朝恩在金鸡岭力战御敌,中炮阵亡。两江总督裕谦率部拒敌,力不能支而城陷,愤而投水身亡。前线吃紧,局势更趋严重。

 

1841年10月18日,为收复失地、挽救败局,道光帝派皇侄奕经为扬威将军,侍郞文蔚、都统特依顺为参赞大臣,从陕、甘、川、黔等调集精锐将士万余,到浙江督师抗敌。当时,“圣朝念海防待饬,急需栋梁之才”,钦点并擢升朱贵为金华副将。他“慷慨自任”,率领其子昭南、暐南、共南和从西宁、循化、河州、永昌、陇西等营中挑选强悍兵勇2000余人,调运甘肃抬炮200余杠日夜兼程,历时两月,抵达绍兴城东关,待命参战。而身负大任的奕经,一路游山玩水,整整花了四个月时间到杭州后,一面谎报军情,一面在军事部署上,拒绝接受宿迁举人藏纡青合理建议,凭主观谋划,冒失制定夜间偷袭计划,定于1842年3月10日分三路进军:即安义总兵段永福与余步云攻宁波;都司刘天保等打镇海,批验大臣郑鼎臣取定海。甘军千人驻绍兴,朱贵选主力900人驻守慈溪大宝山,安徽同知张应云驻骆驼桥,以为犄角,相互策应。文蔚驻大营于长溪岭。农历正月廿九寅时,战役开始。由于盲目进击,加之军情由汉奸陆心兰泄露,结果,进攻宁波、镇海的两路军受到英军伏兵炮击,残遭失败。骆驼桥驻军闻炮声,半夜受惊自乱。宁、镇、定三路军失利形势下,朱贵率部守防大宝山。

 

朱贵率部正面御敌,刘天保、谢天贵各率余部为左右两翼。1842年3月15日(农历二月初四)英国侵略军由陆军总司令臥乌谷少将,海军总司令威廉·巴克尔少将指挥,爱尔兰联队十八团、苏格兰联队二十六团、马哥拉斯步兵三十六团及海军皇后号、复仇女神号等洋枪洋炮装备的2000多人先于姚江击毁清军十余只船舟,溯江而进,在大西坝登岸,鱼贯而行,直逼大宝山,英军主力正面疯狂进攻,分兵一部绕到彭山浦由山后夹击甘军。面对数倍于甘军的侵略军,朱贵无所畏惧、沉着应战。将士以密林、崖石为掩护,用扛炮更迭猛烈攻击敌人。他“亲执大旗,麾所部迎击,枪炮并发,夷兵再却、再退,更番迭战。我军以一当百,自辰至申,饥不得食,渴不得饮,誓死格斗”(《慈廓庙碑记》)。正当浴血酣战之际,两翼清军业已溃败,甘军独挡大敌以少击多,孤军奋战,多次打退敌人进攻,歼敌数以百计。遭到沉重打击的英军,见正面进攻难以攻取,重新调整兵力,再派援兵四百余人,乘船驶进丈亭桥,与彭山浦英兵会合,从朱贵阵地侧后集中巨炮火筒,轮番射烧,朱贵营帐起火,山前一片火海,烟焰蔽天。朱贵治军有格,军纪严明,令行禁止,旗不倒兵不退。回汉将士见主帅镇定无畏,指挥搏杀,无一不冲向敌阵,左砍右杀,殊死对决。甘军死伤直线上升,形势极为不利。三次派人到大营求援,文蔚为自保性命,拒不发兵。在敌众我寡、腹背受敌、孤军血战的紧要关头,朱贵拒绝随从提出的撤退建议,他“洒血呼天”誓与阵地共存亡,将指挥战旗插于堡垒之上,眼含怒火,拔出佩刀,跃上马背,率先冲入敌阵,与敌人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肉搏。武功高强的朱贵,怀着对侵略军的满腔仇恨,紧握寒光闪闪的佩刀,一口气杀死了十几个敌人。在他的感召下,广大将士亦置生死于度外,陷阵拼杀,勇不可挡,怕死的敌人不敢靠近。英军见状,便集中枪手射杀朱贵,他不幸身中两枪,鲜血染红战袍,被摔下马来。他忍着剧痛,用尽全身力气,翻身跃起,夺下来刺他的英军手中大刀,砍杀敌军数人,最后一弹,中要害处倒地不起,壮烈牺牲,实现了他曾说过的“人谁不死,恨死不得其所”的豪言壮语,终年64岁。一直跟随父亲的四子暐南见状扑向父亲,想从身边掩护父亲,不幸中弹身亡。二子昭南见父与弟倒在血泊中,怀着满腔怒火,冲向敌阵,连连砍死数名敌人,因身单敌众,被敌人团团围住,砍得体无完肤,也壮烈牺牲。被子弹射伤的幼子共南,苏醒后见父兄三人已经阵亡,便脱下衣服盖好三人尸体,浴血杀出重围。战后,经慈溪知县王武斗到战场收敛牺牲人员尸体时,发现215名已被炮火烧烂不能辨认,经查实共阵亡436人,其中武弁30人,文员、马兵179人,步兵227人。西宁镇左营游击黄泰、陕甘督标下马关陈芝兰、徐宦、魏启明三名守备,千总田场,把总邱法德、林怀玉、卢炳、顾德,外委马龙图、方鼎宪、毛玉贵、马步兵、张化鹏、王保元等甘军军官21名战殁。浙江新任候补知县、甘肃皋兰进士、朱贵家庭教师颜履敬,暂为甘军粮台事务。看到前方战事,“见逆夷焚烧营盘,恐粮饷有失”,不顾随员劝阻,奋起高呼:“吾不可不助”,持刀赴战,“督饬弁兵奋勇迎敌”,身中数枪,壮烈牺牲。

 

大宝山之战,沉重打击了英国侵略者嚣张气焰,使之遭受严重伤亡,击毙敌人头目巴麦尊等官佐四人、英军400余人。战后英人远载尸体“累日不尽,痛哭惊悸,相谓曰:自内犯以来未有受创如此之重也”,不得不承认“此创最深”“这支军队坚持得很好。中国官兵尽似此君,吾辈难以生还”“自此不敢深入”“不敢窥绍城,不久即退出宁波。”

 

1842年3月15日(农历二月初四),朱贵及其所率的甘肃劲旅前赴后继,宁死不屈,英勇反抗侵略军的这场充满血与火、充满正义与希望的战斗,彰显出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一样永留人间。他们的英雄壮举可佩可敬、可歌可泣。当时奕经幕僚、诗人贝青乔在《军中纪事诗序》中评述到:“朱协镇麾下皆甘肃劲兵,战最烈,死亦最多,约见部曲设位招魂,死者400余人。是副戎以忠义率其乡人拼死枕籍而不悔,宜大宝山之英灵久而不灭也。”诗人慨叹不已,赋诗曰:“背嵬五百压云屯,阵脚如山屹不奔。臣自死忠儿死孝,九州挥泪拜君恩。”常熟吴兼山对朱贵家庭教师严履敬师生阵亡亦写诗颂扬:“中年得第博亲欢,才向沙场现宰官。血污游魂望归旐,箪瓢陋巷路漫漫。”浙人记实赞道:“嚼齿结缨呼杀贼,今日此身当报国。父子师生忠孝门,地下相从亦良得。“《清国史》评价:“自朱贵大宝山之战,敌受创最巨,遂戒深入,慈溪县得获完。”对朱贵及献身的爱国将士,浙人耿耿难忘,岁岁祭奠。故乡亲人更是世代思念无限,扫墓祭奠,延续至今。他们血洒浙东的大义正如宁波《慈郭庙碑记》祭悼:“呜呼!将军之师非败也,胜也!将军之身非死也,生也!”将军朱贵“生当上云台,死当耀青史”。战后,清政府以总兵例赐恤朱贵,赏父子以骑都尉世职,由子孙继承。

 

1842年3月朱贵父子忠骨由幼子共南及妹夫张怀富等运归故里,安葬于临夏市东郊慈王村桃尖山前(因牺牲在慈溪)。墓地14.5亩,石桌、碑石、围墙等已损失殆尽,现平为耕地。阵亡将士依次剪发带回,在朱家墩择地建冢(即辫子坟)。朱贵灵柩运抵家乡时,临夏诗人张和以“秋风古驿冷潇潇,舆梓归来入望遥。万户冠赏迎远道,一时妇孺叹深宵”诗句记录了当时的情景。1843年3月,朱贵子孙在墓前立有河州知州站柱书写的“诰授武功将军、晋升武显将军,浙江金华协镇都督黼堂朱公神道碑”。古居修建了忠孝祠堂、牌坊,道光帝题赠“忠孝双全”匾额,悬于巷口牌坊。同年,宁波慈溪人民为“思将军完保城邑,威灵显赫……”在大宝山修建了占地2400平方米的墓园和建筑540平方米的清式两进殿堂的“高节祠”,俗称“朱将军庙”,大殿中央悬挂林则徐凭吊时题写的“忠规孝矩”的堂匾,立有清礼部侍郎吴忠骏撰写的庙碑,民国时重修碑记等。1963年,朱贵庙被浙江省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为宁波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朱贵于1795年参军至以身殉国的47年间,以武功南征北战,以武显平叛治乱,足迹西北及川、豫、浙等十余省,一生为保卫祖国领土不受任何侵犯;持守中华民族尊严;维护各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打击内外反动势力破坏国家统一制造分裂的图谋与叛乱,做出了卓著贡献,尽到了一个中国军人应尽的职责和担当。他敬以持躬为民,正义卫国,平定部族纷争,治理地方安定,屡有建树。其功绩昭彰后世、彪炳青史。

 

朱贵是武艺出众、名震清廷的武将,也是钻研学习理学、擅长书法的儒将。《清国史》《清史稿》等史书及地方志书均立传详介。解放后,《解放军报》《甘肃日报》《浙江日报》等多家报刊,电视媒体撰文报道。《解放军报》评价大宝山血战,为中国近代战争史上少有的一场极其惨烈悲壮的战例,高度称赞甘军敢战斗、不怕死,忠诚祖国、勇杀外侮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精神。朱贵是陇原人民的优秀儿子,是当之无愧的抗英爱国名将、民族英雄。他生前所书:“命增福寿惟善行,要好儿孙须读书”(已在兰州白塔山碑林入选刻石),将永远为后代遵从,以启后辈做人立身。

 

大宝山之役,是鸦片战争后期的重要一战。170多年后的今天,朱贵将军的家乡并没有忘记他。1992年,临夏市政府为保护朱贵墓地不受影响,在原址立了朱贵将军墓遗址石碑;1996年朱贵墓被中共临夏州委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临夏市烈士陵园扩建时,在纪念室图文介绍了朱贵事迹,朱贵及其子朱昭南、朱暐南在纪念碑烈士名中排列最前。至于朱贵墓的恢复及纪念馆建设,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州人大代表多有提案,朱贵第六世孙朱光明及其女儿在任州政协委员时多次提案呼吁。自治州成立30周年时,朱贵第五世孙朱森、六世孙朱光明、朱光荣等后辈将家藏的1835年道光帝褒奖朱贵祖父朱仲、晋升朱贵为西安守城参将的诰命(现为州档案馆藏镇馆文物之一)及朱贵墓地神道碑(现平放在州博物馆院内)无偿捐给国家,以求恢复墓园。今天,在临夏这样一个回、汉、保安、东乡、撒拉、土等多民族聚居的地区,纪念宣传朱贵事迹有着特殊的现实意义和警示作用。也是当前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传承民族传统文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加强民族团结教育,利用历史名人开发旅游资源等方面难得的乡土教材。

 

“血染芳地泣鹃魂,父子同心赴国殇。高节犹存正气在,忠规孝矩存诗章。浙人常思壮烈事,慈江漓水歌俊良……”英雄忠骨早已化作一捧黄土,但其浩然正气、以身殉国的无畏精神,是我们临夏人民永恒的宝贵财富,定会激励子孙后辈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本文作者朱霖,系朱贵第七世孙。

 

 

顶一下
(0)
100%
订阅 回复
踩一下
(0)
10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山那边mahu共有。注意:本文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给我留言


目前有 2 条留言 其中: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小萝博客 : 2016年11月05日14:27:06 沙发 回复

    现在的手机也在摧毁一个人

    • 头像 mahu : 2016年11月07日16:07:27 回复

      是啊,我们都是手机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