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 | 齐家文化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2016-08-11 12:08:52 作者: 所属分类:齐家文化 阅读:647 评论:0 百度已收录

标签:

齐家文化是中国黄河上游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最后文化遗存,因1924年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发现于甘肃广河齐家坪而得名,据甘青地区史前文化“碳—14年代测定”为:公元前2140年至前1530年,宽泛年限距今约4300年至3500年。齐家先民在黄河上游幅员辽阔的土地上创造了上千年的文明历史,齐家文化晚期已达巅峰,被誉为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齐家文化,是人类通向文明之旅的桥梁,是华夏文明承前启后的纽带,是“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奠基石,正是齐家人用这块“金砖”叩响了中华文明五千年的辉煌大门!

齐家文化的历史渊源

认识齐家文化,必须认识齐家先民。

新石器时代始,距今约10000—4000年,这是史前先民在漫漫长夜迎接黎明曙光的重要历史时期。华夏大地并行着查海、兴隆洼、凌家滩、红山、良渚、龙山、仰韶、齐家等诸多文化遗存,它们自成系列,各成体系,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兼容并蓄,使华夏大地的史前文化更加丰富多彩!新石器时代是原始氏族公社制从全盛到衰落,而史前文明却从衰落到鼎盛的一个重要历史转折点。从打磨石器到治玉、制陶业;从畜牧、农耕、纺织到狩猎渔业等,人类社会全面发展,由自然索取过渡到生产自给,这是人类历史的一次重大飞跃!从马家窑文化的早期部落散居到齐家文化晚期的大规模部落联盟,进而形成文明统一的古城聚落群,在这广袤大地上同一条河流,同一条山脉,齐家人祖祖辈辈、薪火相传、一脉相承!“大迁徙说”“外来说”或许是对历史的误会,或许是与历史相违背的推理。观看华夏文明古国的版图,处于黄河上游的甘肃正好嵌在中央,这里是齐家人千百年来血溶于水的黄河家园。齐家文化东至陕甘边界的渭水河流域,南至甘南、陇南、白龙江领域,西至青海湟水流域,延及绵绵千里河西走廊,北接塞上江南宁夏及阿拉善左旗,由于齐家文化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东南西北文化交融的枢纽,经过流通、渗透、汲取、整合,齐家人脱颖而出成为史前文化的最后精英,齐家文化最终成为本土文化的一匹黑马!

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

黄河中下游地区的龙山文化、仰韶文化历史悠久,不少学者认为是中原文化“西入”而影响了黄河上游的齐家文化,这是地域偏见的一种误导。历史恰恰相反,考古历史就是遵从科学,遵从科学才能还历史本来面目。齐家文化最重要的载体是高度发达的治玉技艺,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治玉时代。考古学印证“新石器时代中原地区还未大量用玉,黄河中下游更不是早期玉器制作发达地区”。令世人刮目相看的齐家古玉文化向东延伸,直接影响了中原文化。另一史前文化的重要载体是——青铜文化,齐家人率先进入了青铜时代,出现冶炼工业是社会生产力的又一次腾飞,这一文明的标志,引领齐家文化东进中原,融入了文明发达的中原二里头文化。广河齐家坪出土的“天下第一刀”“天下第一镜”为世所仰。而绿松石镶嵌于六器,绿松石镶嵌于青铜牌饰等超前工艺,极尽奢侈华丽,它所表现出的王者风范于中原二里头文化如出一辙。其年代范围正是建夏之初,齐家文化为夏王朝登上历史舞台拉开了雄浑的大幕。

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

美轮美奂的齐家古玉

齐家文化被誉为史前文明的最后巅峰,不仅源于农耕业、纺织业以及冶炼工业的突飞猛进,更源于治玉技艺的空前绝后。齐家文化不可忽视的重要载体是博大精深的玉文化,史前文明虽硕果累累,但没有任何一种载体像玉器那样深入人心、从无断层源远流长五千年。史前先民制作玉器已有上万年的历史,简言之新石器时代的开始,也就是玉文化的开始,先民们从打磨石器工具中发现了“石之美者玉也!”于是色彩斑斓玉肌冰骨的玉器脱颖而出。原始文化玉器主要以美轮美奂的各种素面玉器为主,从无孔到逐步打孔,从打磨小型玉料到切割大型玉材,从粗略打磨到精细抛光,“又切又磋,又琢又磨”、“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石器时代的治玉工具,没有金属,只有比玉稍硬的玛瑙石、石榴石、尖晶石和解玉沙、以水磨制;竹子、木头、兽骨、兽皮打磨;更重要的是以坚韧治玉、以毅力打磨。难以想象的是他们血脉相传、子子孙孙、祖祖辈辈矗立起了一座后人难以超越的玉文化丰碑。约在4000年前齐家玉能登上史前文明的巅峰,却登不了现代人的“大雅之堂”,在国有博物馆很难见到齐家玉的影子,而在民间收藏家手里不是三百件也不是三千件,而是数以万计的齐家玉在民间收藏的艺术海洋里涌动!这一座远古文化的金山,这一座史前文明的宝藏。

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

早期文字中商代甲骨文、钟鼎文就有玉字出现,《说文解字》中“玉”“王”相通,玉被认为是“天下所归往也”,“往”寓之“王”。后人为了区别“王”、“玉”,才在“王”字后侧加了一点,寓“王”有一“玉”。代表帝王最高权力的“印”,材质最贵者非金为玉,称为“玉玺”。帝王生前“十二旒”嵌有228颗白玉珠冠冕,死后玉衣殓身,用2888块玉穿成金缕玉衣厚葬。夏朝始建有“均台之享”,商汤灭夏有“景亳之命”,西周武王于孟津大会诸侯,以“文王遗吾大宝龟”,为周朝最高权威的占卜法器,“大宝龟”一说为美玉,成为周天子最高权力象征。《周礼》记载,玉被编为国家法典,以玉之等级授予人之等级,以森严的玉礼制度控制统治阶级内部的等级制度。周天子号令诸侯定时朝觐,春为朝,秋为觐,为分身份的高低,周天子赐予每人一件玉器。《周礼·春宫·大宗伯》:“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将王、公、侯、伯、子、男所执之玉做了等级划分。玉之器形最能代表权力的则是帝王玺印,譬如秦国的传国玺:上面镌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它是天命的象征,谁得到了它,谁才是真命天子,才能获得天下的承认。《汉书》记载:“初,高祖入咸阳,得秦玺,乃即天子位,因御服其玺,世世传授,号曰传国玺。”虽然这枚传国玉玺后因战乱而失传,但具有征信作用的玉玺一直代表国家和皇权,是最高权力的标志。古人赋玉以至高无上的品级,巫师在祭祀活动中以玉通神。《山海经》记载:“人以谷为食,神以玉为食”。古人嗜玉之风越演越烈,至东汉、魏、晋、南北朝时,炼丹术的推波助澜,使帝王将相、达官显贵更加嗜玉如命,近乎痴狂。古人认为,玉为山川之精华,有超自然的能量,他们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的尊旨,将随身佩戴的美玉“碾碎之,吞饮之!”

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

距今4000年前后的黄河上游齐家文化玉器与红山、良渚、石家河、龙山等文化玉器,同样具有悠久的历史,它留下的许多珍品,不仅显示了它品质的优美和特殊的成就,更告诉人们许多关于中华文明初始阶段的信息。

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

华夏民族用玉大约有一万年的历史,早在8000年前的凌家滩文化已出现了玉器,距今6000年至4000年前后的红山玉器、良渚玉器、石家河玉器和龙山文化玉器等,已达到极高水平。它们众多的品种、奇特的形制和精美的工艺,早已为人们所熟悉,并推动了学术界对中国古玉和玉文化的研究,激发了社会上更多的人对古玉的喜爱与追求。中国先民在从蛮荒走向文明的历史进程中,新石器时代晚期,大约在距今5000年前后是一个重要阶段。在这个阶段、原始农业、畜牧养殖业、制陶和玉石器等手工业发展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出现了建筑房屋和宫室、原始崇拜和宗教等文明标志,掌握了石制工具的人们发现了玉,并将这种美石加工成精美的生产工具和礼器,如斧、铲、锛、凿、刀等,还有一部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将玉作为祭祀用的礼器,主要有琮、璧、钺、璋、璜、环等。这些玉70%以上都是甘肃本地的玉,其中马衔山(本地读音马含山)玉最优良,它的密度、硬度、油性及质地均不输和田玉。素朴无纹饰,以凸显材质纹理为大美的素玉,其开孔准确,方圆中矩,线条流畅,琢磨细腻,不露痕迹,浑然天成。但最为重要的是必须纠正长期以来齐家玉只有“素玉说”的错误观念,这一时期不但大量出现阴刻线的纹饰,而且出现平面浮雕,以双阴挤阳的雕刻手法,涌现出工艺高超的减地浅浮雕及高浮雕作品,还出现了大型圆雕,从高达五六十厘米的大玉琮到四五十厘米的大型玉璧,从六七十厘米长的六瑞到一百多斤重的神人神兽,无不鬼斧神工,震撼人心。近半个世纪来,考古发掘出土了一定数量的齐家文化玉器,在甘肃省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及国内外众多博物馆也有相当数量的齐家玉向世人展示,可与民间收藏相比,可谓窥管见豹。民间收藏如大海,从甘肃兰州到青海西宁,遍及四川成都、广东广州、深圳珠海、浙江台州、辽宁大连及港台藏家,从质量到数量都有十分惊人的收藏,少者数百件,多者数千件,可谓数以万计,数量远远超过考古发掘数量。齐家玉器不同于其他类型的玉器,种类最多、品类齐全,工艺水平及其品类,具有明显的地域特色,是中华文明和中华玉器文化发展的一个阶段性标志,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考古价值。

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缕曙光

 

原文发表于腾讯网,原作者为肖从容,原标题为>齐家文化:史前文明的最后一座巅峰。

 

顶一下
(0)
100%
订阅 回复
踩一下
(0)
10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山那边mahu共有。注意:本文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给我留言


目前有 0 条留言 其中:访客:0 条, 博主: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