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隐士——剖析幼学琼林

2012-09-22 09:09:32 作者: 所属分类:幼学琼林 阅读:1731 评论:0 百度已收录

标签:

中国传统文化主要是受儒、释、道三家思想的影响,孔孟是儒家思想的代表,老庄则是道家思想的代表。当然,在儒家这一正统思想的支配下,中国传统儒家知识分子一直把积极入仕与兼济天下视为最高之信条与理想。可是,在中国古代社会,曾出现过许许多多的隐逸之士。顾名思义,世所谓「隐士」者,即意谓由于对现实的深沉不满或有厌世思想而避世隐居的人。

那么,在儒家思想占主导地位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老庄的道家思想对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又究竟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他们或许继承和发展了道家思想中最智慧的一面,但道家思想中有关不满现实与消极厌世的人生哲学,对他们却更有着深远的影响,终使他们走上了归隐之路。

现在我们就从《幼学琼林》一书中,来看有关对中国古代「隐士」的记载。于斯,特举一些代表性的例证:

一、蔑视权贵  辞官归隐

不管在任何时代,总会出现一些视功名若敝屣,视官爵如浮云,虽有才德而引退不仕、郁郁而终的贤俊之士。当然,对他们而言,这恐怕不是潦倒,而完全是生不逢时。如:

㈠「铸范蠡之像以金,尊贤乃尔。」——(珍宝)

㈡「高人能洁己,飘飘挂神武之冠。」——(衣服)

㈢「钟阜山庄赤米,隐士加餐。」——(饮食)

㈣「夷齐让国,共采首阳之蕨薇。」——(兄弟)

兹将这四项记载略加解析如下:

第一则及第二则,分别在表明:㈠春秋越国宰相范蠡,辅佐越王勾践打败吴国之后,认为勾践这个人可以共患难,难于共安乐,于是带着他的亲属乘舟浮海而退隐五湖;㈡南朝陶弘景为保持节操,把官服挂在神武门上,以示自己辞官隐居的决心。据《南史·陶弘景传》:「(齐武帝)永明十年,脱朝服,挂神武门,上表辞禄。」

第三则及第四则,又分别在表明:㈠周颙挂冠而去,隐居钟阜山,心中坦然,每天虽吃的是红米饭,但觉得很香甜;㈡商朝的伯夷、叔齐兄弟当父亲死后,互相让位,竟隐居首阳山。他们不愿做周朝臣民,也不肯去吃周朝的饭,结果都饿死了,这是把君臣的大义留守在心里的原因。如《史记·伯夷列传》:「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可见,古代社会所宣扬的忠臣不事二主的所谓君臣之义,便非此莫属。

以上就是他们因蔑视权贵而熏莸不同器,致使辞官归隐的事实。

二、隐士文人  澹泊名利

中国古代社会中有一非常重要又非常特殊的一群人,这就是「文人」,而「文人」中却又有众多独处山舍的隐逸之士。我们仍看《幼学琼林》中的记载:

㈠「泌水乐饥,隐居不仕。」——(地舆)

㈡「隐逸之士,漱石枕流。」——(饮食)

㈢「不为米折腰,陶渊明不拜吏胥。」——(身体)

㈣「梁鸿葬要离冢侧,死后芳邻。」——(疾病死丧)

上举四项例证中,第一则所说「泌水乐饥」一句,实际就是对出自《诗经》中「泌水洋洋,可以乐饥」一语的缩写,即对隐居山林的人不愿出来做官之譬喻之辞,其余三则皆指古代几位文人因洁身自好,澹泊名利而隐居山林的事实。

如第二则表明,西晋文学家孙楚以「枕石漱流」来借喻他不听世俗的言论,吃粗粮淡饭过隐居山林而逍遥山水的生活。

第三则指出,晋人陶渊明,任彭泽县令时,不媚权贵,洁身自好,于是辞官归隐。据史料:陶渊明,东晋诗人,一名潜,字符亮,私谥靖节,浔阳柴桑(即今江西九江)人。曾任江州祭酒、镇军参军、彭泽令等,后去职归隐,絶意仕途。长于诗文辞赋。许多描绘田园风光及其在农村生活的情景,其中往往隐寓着他对污浊官场的厌恶和不愿同流合污的精神,以及对太平社会的向往。

第四则,更表征了东汉隐士梁鸿,终生不仕,是一位清高之士。据《辞海》:梁鸿,东汉文学家。字伯鸾,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家贫而博学,与妻孟光隐居霸陵山中,以耕织为业。章帝时经过洛阳,见宫室侈丽,作《五噫歌》,感叹讽刺,为朝廷所忌,遂改变姓名,东逃齐鲁。后往吴,为人佣工舂米。每归,孟光为具食,举案齐眉,以示敬爱。不久病死。著书十余篇,今不传。

对于陶渊明与梁鸿,李白曾诗云:「陶令辞彭泽,梁鸿如会稽。」就足见二位文人特立独行之风骨。

三、贞高绝俗  拒不征聘

大家知道,庄子一生清苦,甘居贫困,却极端蔑视功名利禄,曾拒绝过楚王的厚币迎聘,竟「终身不仕」。这主要是因为他不满当时的现实,认为礼法制度、道德准则违逆人的天性。而《幼学琼林》中亦有这类记载:

㈠「东山高卧,谢职求安。」——(地舆)

㈡「陈仲子夫妇,灌园食力。」——(夫妇)

㈢「严子陵加足于帝腹,忘其尊贵。」——(身体)

㈣「滩上羊裘,严子陵傲睨轩冕。」——(衣服)

㈤「淮阳一老不就聘,高尚可钦。」——(人事)

如第一则,指出了东晋谢安年轻时就负有盛名,但他乐意在东山过悠闲自在而安宁的生活,不愿走进仕途,因此他多次拒绝朝廷对他的征召。而世人称谢安为「高卧东山」者,即指此事也。

第二则,指出了陈仲子是战国时齐国的一个得道高人,楚王请他当相,他不愿意接受高官厚禄,于是与妻子隐姓埋名,逃至偏远之地,终身过着替人家灌园种植,自食其力的生活。

第三、四两则,均指出了东汉隐士严光(字子陵)与光武帝的两段精彩传奇之说。

㈠严子陵曾与光武帝刘秀同学,刘秀做皇帝时,严子陵过着隐居生活,刘秀三次派人寻找邀请才请来,刘秀亲自去严子陵住的馆舍里,与他谈了几天,有一夜和他同榻,晚上与他同睡,睡觉时,严子陵忘了自己的低贱和皇帝的尊贵,竟把自己的脚放在刘秀的肚子上。这显示了他轻富贵而重情义的节操。

㈡严子陵,隐居江边,常披着羊皮裘衣在江边钓鱼,光武帝登门请他做官,他仍躺在床上,不去理会,这是他睥睨朝廷王侯卿相的表现。

据《辞海》:严子陵,东汉初会稽余姚(今属浙江)人,字子陵。曾与刘秀同学,有高名。刘秀即位后,他改名隐居。后被征召到京师洛阳,授谏议大夫,不受,归隐于富春山。年八十,卒于家。

第五则,又指出了应曜是一个贤德的老人,隐居在淮阳,不接受汉高祖的招聘,他的高尚品行,值得钦佩。 (按本条原作「淮南一老」,误,当改为「淮阳一老」。)

以上就是谢安,陈仲子,严子陵,及应曜四位士人所特有的怀才抱德而贞高绝俗,毫无恋栈官场而不求闻达,上不事王侯又拒不征聘出仕的轩昂器宇。

四、藏器待时  隐而出仕

㈠「太公奇遇,钓璜于渭水而遇文王。」——(珍宝)

㈡「孔明有王佐之才,尝隐草庐之中。」——(文臣)

这两项例证,更指出了世人皆晓的姜子牙与诸葛亮先隐后仕之事实。可见,姜子牙与诸葛亮的这一隐而出仕的举措,一面就左证了所谓「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一语的真正宏旨所在,另一面亦左证了「有道则见,君子有展才之思」所指的固有深意。照此来看,他们虽在仕途上曾迟滞困顿,但终能走上坦途,一获高官厚秩,施展治国长才。

通过以上四个方面的讨论,便知中国古代隐士的一般类型,大致说来,其不出下述四者:即㈠先出仕而后又隐居;㈡先做隐士再出仕;㈢隐居与出仕更迭不居;㈣终生不仕。

于本文篇首,我已提到过,有关中国后来的知识分子,基本上都是按照儒家文化的传统培育出来,成长起来的。而之所以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又多不满现状而出现众多的「隐士」者,以我看来,其基本思想原因约有下述四端:即㈠不满现实,政见不一;㈡仕途偃蹇,怀才不遇;㈢洁身自好,与世无争;㈣不受羁绊,逍遥自得。

但就实际而看,在上面这四种基本原因中,其中㈠、㈡两方面为中国古代文人虽在儒家这一正统思想支配下采取了「积极入仕」的态度,但终因多种不幸之遭遇,而作了无奈之选择;而㈢、㈣两方面则正是严重受了道家「消极厌世」这一思想影响的结果。

可见,道家思想则为中国古代士人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即当他们终因多种不幸或非常失意,而迫使无法「兼济天下」时,一般就是不妨独善其身,退而跳出名利的框框,转而追求内心世界精神的自由,深谙无官一身轻而避世隐居。这就是道家思想对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影响及真正所起的作用。

所以,对于这一精微深邃问题,时人历史学钱文忠教授亦曾讲到:「道家思想和儒家思想的互补,使中国传统文化保持了某种平衡和稳定状态。」

总之,凡上所述种种及一隅之见,即为对中国古代隐士的简析与讨论。试问中国古代文人的理想在哪里?其出路又在哪里?

2010年3月30日于河州。

顶一下
(0)
100%
订阅 回复
踩一下
(0)
10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山那边宋才彦共有。注意:本文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给我留言


目前有 0 条留言 其中:访客:0 条, 博主: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