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重男轻女与多子观念——剖析幼学琼林

2012-09-27 23:09:35 作者: 所属分类:幼学琼林 阅读:605 评论:0 百度已收录

标签:

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社会绝对是一个男权社会,男子在社会生活中一直处于支配或统治地位;同时亦为一个重视多子多孙观念的社会。所以,中国古代社会无疑为一重男轻女与多子多孙思想观念并存的社会,在《幼学琼林》中我们就可找到许多这样的证例。

一、重男轻女思想

先看《幼学琼林》中对重男轻女思想的重要记载及其描述:

㈠「男生辰,曰悬弧令旦;女生辰,曰设帨佳辰。」——(老幼寿诞)

㈡「生子曰弄璋,生女曰弄瓦。」——(老幼寿诞)

㈢「荣启期能扩襟怀,行歌乐土。」——(老幼寿诞)

㈣「自谦生女,曰缓急非益。」——(老幼寿诞)

㈤「贺人生子,曰嵩岳降神。」——(老幼寿诞)

㈥「子光前曰充闾。」——(祖孙父子)

㈦「长男为主器;令子可克家。」——(祖孙父子)

从第一则例证中的「悬弧令旦」与「设帨佳辰」,以及第二则例证中的「弄璋」与「弄瓦」看来,人们对于刚出生后的男女孩子,不但在其诞辰仪式的庆贺上有着很大的轩轾与不同,而且在对二者的情感与态度上,亦存有明显的褒贬。例如孩子生下来,如果是男孩,就将一张木弓挂在门的左边;如果是女孩,就将一条佩巾挂在门的右边。而且让男孩玩耍圭璋,让女孩玩耍纺锤。

生男孩为何挂木弓及让他玩圭璋?而生女孩又为何挂佩巾及让她玩纺锤?就我推想来说,前者是否象征着男孩长大后要做君王,而后者是否象征着女孩长大后就应从事纺织。这一截然不同的对待及做法中,岂不老早就带有男主外,女主内的这一重男轻女之传统礼教观念?

而第三、四两项例证,更进一步指出了重男轻女的观念。逐一述之:

⑴孔子听到荣启期曾鼓琴唱歌说:「为人是一乐也,为男子是二乐也,行年九十矣,是三乐。」荣启期深觉其为男子是三乐之一;⑵汉朝淳于意没有儿子,只有五个女儿。他犯了罪过,无人搭救他,便说道:「生女不生男,缓急无有益。」即生了些有急事帮不上忙的人。

再从第五、六、七例证看来,古人惟一把生下男孩才被看做是全家之最大喜事,认为只有男孩将来才能操持家业并能治理好家,亦才能光耀门户与祖宗。后来所谓「充闾之庆」者,即是也。同时亦指出,在古代社会,国君的长子主宗庙祭器,一般人家的长子在祭祀时也是主祭的,也就是《周易》中讲到的「主器者莫若长子」这句话。

基于以上之择要引述,我们就不难看出中国古代社会的重男轻女思想。但深究其「重男轻女」之思想根源,以我看来,主要者不出下述四端:

⑴传宗接代的需要:为了长久维持宗族的延续,就要保障本族的「香火不断」。而要维持宗族的延续及保障「香火不断」,势必期盼男孩的早生及多生。

⑵劳动的需要:古代的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社会,整个生产活动都须经历许多艰苦的过程,于是男性便成为这一人力的最主要来源。

⑶战争的需要:统治者为了克服各种反抗及实现政治上的大一统,势必经常进行大大小小的战争,所以也必然重视男性。

⑷祭祀的需要:中国自古就把祭祀作为一种严格的礼仪制度,所以,古人十分重视礼仪,其中就包括对祭祀的重视。而且,中国古代社会的祭祀权是一种神圣的权利,一般来讲,只有男性才享有祭祀权,妇女被当然地排除在外。

而中国古代所以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之说法者,亦正是由于祭祀与征伐对当时国家来说,确系非常重要的两项大事。由此观之,在这种客观需要与传统礼教的驱使下,重男轻女之思想,便成为古代中国的一种现实选择。

二、多子多孙观念

再看《幼学琼林》中对多子多孙观念的特有记载及其描述:

㈠「分甘以娱目,王羲之弄孙自乐;问安惟点额,郭子仪厥孙最多。」——(祖孙父子)

㈡「萧儆喜见曾孙,效传呼于阶下。」——(祖孙父子)

㈢「唐放勋德配昊天,遂动华封之三祝。」——(朝廷)

㈣「子孙发达,谓之兰桂腾芳。」——(祖孙父子)

㈤「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堪羡者,后人之盛如瓜瓞之绵绵。」——(祖孙父子)

上引第一则及第二则,均在表明古人对多子多孙的无比欣慰与欢喜之情。诸如:⑴晋代王羲之常常把甘美的食物分给孙子们吃,以享天伦之乐;以及唐代大将郭子仪子孙多得不能完全分辨,问安只是点头应付,他也认为这是一种福气。⑵据《旧五代史·萧愿传》:「曾祖儆,唐僖宗朝入相,接客之次,愿为儿童,戏效传呼之声。儆谓客曰:‘余岂敢以得位而喜,所幸奕世寿考,吾今又有曾孙在目前矣。’」即萧儆之所以如此高兴,并非他有宰相之职,而是他已有曾孙了。

第三则指出,唐尧帝到华山巡视时,华地的封人对他有三项祝词,即多福、多寿、多男子。只从多男子这一祝词中,亦说明当时人们对多子是多么的看重。

最后第四、五两则,胥以通过美好的颂词来集中表征了古人对多子多孙的美好愿望与期盼。他们很希望子孙众多如螽斯一样聚集成群而难以数清;同时更希望子孙昌盛得像瓜瓞那样大大小小,连绵不断。

而中国古代所以形成多子多孙之观念者,无疑乃是主重受了儒家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一说法的影响。

中国儒家认为一个人假若没有后代子嗣,便是一种对自己祖先最大的不孝。不孝是一种罪恶,因此一个人若无子嗣在后,不仅对祖先没有尽到责任,而且也是一种犯罪。没有一个人愿意犯罪,更不愿带着一种犯罪的感觉离开人间。因此中国人正如印度人一样,为了避免个人未来灵魂的不安,便都诉诸多子主义。所以,中国古代的人们对于生育的控制更不重视。

因此本文最后,我很乐意援引一位资深报人说过的一段话:「一个国家对其人民不仅有护卫责任,而且亦有养育责任;我们做人不仅在求生活,而且亦在求更好的生活。我们要使社会安定,国家富足,世界和平,其关键就看我们能否把天生的每个自然人、原始人,一律改造成为技术人、科学人和文化人;要作这种改造,只有实行节育。就是:生得少;养得好;教得够;活得久。」

2010年5月6日于河州。

顶一下
(0)
100%
订阅 回复
踩一下
(0)
10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山那边宋才彦共有。注意:本文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给我留言


目前有 0 条留言 其中:访客:0 条, 博主: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