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婚姻与婚姻观——剖析幼学琼林

2012-09-25 12:09:56 作者: 所属分类:幼学琼林 阅读:733 评论:0 百度已收录

标签:

古代中国,正如现代中国社会一样,男女婚姻问题,为一很重要的社会问题。尤其在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主体精神建立起来的古代婚姻制度下,其婚姻的一般状况究竟如何?又有着怎样的婚姻观?对此,我们再看《幼学琼林》中颇具代表性的相关记录,来试一分析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㈠「冀郄缺夫妻,相敬如宾。」——(夫妇)

㈡「举案齐眉,梁鸿配孟光之贤。」——(夫妇)

㈢「牝鸡司晨,比妇人之主事;河东狮吼,讥男子之畏妻。」——(夫妇)

㈣「仍求故剑,宣帝不忘许后于多年。」——(夫妇)

上录第一、二则指出,春秋郄缺夫妻和东汉梁鸿夫妻虽过着耕织生活,但他们相敬而恩爱。第三则出自《尚书》里的「牝鸡司晨」一句,意谓妇人主持家事;及源于宋代大文豪苏轼诗中的「河东狮吼」这个成语,即后世所谓的「季常之惧」,遂成了怕老婆的代名词。而对文弱书生陈季常,甚至有人说,他可以算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惧内名人。其实,在许多情况下,惧内体现了一种对妻子的敬重和爱意,是一种夫妻之间不失诙谐的相处方式。

最后第四则例证又指出,汉宣帝即位后仍不忘故剑的感怀之恩。古代讲德治,所以君主不但应该礼贤、敬贤,而且应该尊重妻子,决不能见异思迁,喜新厌旧。而汉宣帝即为这样一位非常看重夫妻感情,不弃糟糠而夫贵妻显的典型性人物。

由以上摘录所集中显示的含义,我们便可看出,在中国古代,贤和礼是夫妻共同的操守,而保持家庭和睦的关键在于夫妻恩爱,以礼相待,这才是儒家伦理下的夫妇之道。那么,古代男女之间是否真正有爱情?在《幼学琼林》中就提供了许多这方面的证据:

㈠「射雀屏而中目,唐高得妻。」——(婚姻)

㈡「宝窗选婿,林甫之女。」——(婚姻)

㈢「刘景择婚杜广,厩卒何惭;挚恂定配马融,门徒有幸。」——(婚姻)

㈣「情孚意契,汉君指腹联姻。」——(婚姻)

㈤「御沟题叶,于佑始得宫娥;绣幕牵丝,元振幸获美女。」——(婚姻)

㈥「义重恩深,楚女因婚报德。」——(婚姻)

㈦「可臭者相如之妻,夤夜私奔,但识丝桐有意。」——(夫妇)

㈧「朱陈一村而结好,秦晋两国以成婚。」——(婚姻)

今人批判封建时代没有婚姻自由,因此便没有爱情。这对于当时上层社会的女子而言,的确没有个人的婚姻自由,而是完全由父母包办,以许配或指定婚姻,甚至把一对对男女推向了无爱的婚姻,而酿成了许多无法挽回的婚姻悲剧。

不过,在中国古代,一方面婚姻缔结讲究门当户对,另一面父母择婿总以德才为上。一如第一至三则例证所记录的那样,即从东汉挚恂而隋朝窦毅,而唐朝李林甫与刘景,他们四人为自己女儿择婚选婿之一般情形,亦就充分表明了这种说法的正确性。

尤其从第四则「汉君指腹联姻」来看,其虽一面显示了汉君对其爱将贾复(渠因征讨贼寇时受重伤)的敬重与褒奖,但更说明了古代对男女婚姻自由和爱情的彻底轻忽与无视,及其家长的绝对操控,确系达到了极致的程度。

但是说绝对没有婚姻自由与爱情,也很不确切。缘何有此一说,兹因在中国古代由于遵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所谓贞女品德,所以,当男女情窦初开之时,并确定其婚姻后,感情必定很专一,而思慕缠绵。这从第五、六、七例证所含大意中,便可清楚看出。由此而知,于古代男女有没有爱情不是今人能武断的。

至第八则所谓「朱陈之好」与「秦晋联姻」两个典故,前者系指唐代徐州古丰县朱陈村的两姓人家世代都通婚结亲之事;而后者系指春秋时秦、晋两国为取得和平而世为联姻这一事实。秦晋联姻虽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但却被传为千古美谈。

上面已经提到,在中国古代,贤和礼是夫妻共同的操守。正是由于坚守这一操守之美德,便缔造了许多美满姻缘,也使天下不少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在古代社会,同样也有许多夫妻相猜疑与反目不和谐的婚姻,以及人散家破的悲剧婚姻出现。如:

㈠「李益设防妻之计,常撒冷灰;志坚摛送妇之词,任撩新发。」——(夫妇)

㈡「百里奚之烹雌,何嫌寂寞。」——(夫妇)

㈢「可怪者买臣之妻,因贫求去,不思覆水难收。」——(夫妇)

㈣「杀妻求将,吴起何其忍心;蒸梨出妻,曾子善全孝道。」——(夫妇)

第一则指出,唐代李益将冷灰撒在门外,以防备妻子外出;以及唐代秀才杨志坚家贫,其妻耐不住贫苦欲弃他再嫁,而杨志坚则以「金钗任意撩新发」一诗来送她。

第二则指出,百里奚做了秦穆公的宰相后,即嫌弃并最终仳离了糟糠之妻。但是,古代讲德治,即如果妻子品行端正而被休,其夫必不容于乡里舆情。而百里奚真是也。

第三则所指「覆水难收」一语,据史籍载:「姜太公妻马氏,不堪其贫而去。及太公既贵,再来;太公取一壶水倾于地,令妻收之,乃语之曰:‘若言离更合,覆水定难收。’」可见,汉代朱买臣与姜太公两人的婚姻遭际又是多么的相像,大有如出一辙之感。

第四则所指「杀妻求将」与「蒸梨出妻」均为历史典故。前者系指战国时吴起杀掉自己的妻子以取得鲁国的信任而求做将军,他这是为了追求名利而不惜做灭绝人性之事,实为不孝之甚;后者则指孔子弟子曾参因为蒸梨不熟而休掉妻子,这虽是尽孝道的做法,但仅因蒸梨不熟这件小事而休掉妻子,他这种孝道实不足为法。

可见,从精神生活来说,不论世界多进步,物质多充足,而我们决不能保证每个家庭都能圆满,更不能保证每个人在爱情上得到绝对满足。所以,人生永远是有缺陷的,既有缺陷,就不可能完全快乐,既不快乐,像上述经历这样悲剧婚姻的人也就不可能根本消失。

以上所讨论者,即为中国古代婚姻的一般状况。而从这一状况中,我们不难看出当时人们对婚姻问题的基本想法,即今所谓婚姻观。下面我们再看《幼学琼林》中还有哪些有关婚姻观的主要而具体的记载:

㈠「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故人生偶以夫妇。」——(夫妇)

㈡「夫妇和而后家道成。」——(夫妇)

㈢「要知身修而后家齐,夫义自然妇顺。」——(夫妇)

㈣「诗称偕老,易着家人。」——(夫妇)

㈤「苟内则之无忝,自中馈之称能。」——(夫妇)

㈥「婚姻论财,夷虏之道。同姓不婚,周礼则然。」——(婚姻)

㈦「至若礼重亲迎,所以正人伦之始。」——(婚姻)

这几则例证,就是中国古代人们对婚姻的传统看法。即⑴世界上的男女要结

为夫妇;⑵夫妇和睦,才能使家道兴盛;⑶丈夫有为夫之道,妻子便会顺从;⑷夫妻应白头偕老,夫妇要各尽义务;⑸妇女遵守女道;⑹古来婚姻,男女择德为上,不以财产谈婚论嫁,及同姓不婚;⑺夫妇为人伦之始。

总之,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由于盛行所谓的贞女品德这一封建礼教旧规,以及儒家「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的教诲,于是男女婚姻问题,亦全由礼制与伦理来规范。因此,人们亦都固守「男女无媒不交」的原则。

所以也可说,中国古代婚姻全然不是出于男女当事人的自愿,而完全操纵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手中,婚姻只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与男女的个人情感、性格、志趣毫无关联。质言之,在中国古代,男女婚姻自然也就谈不上真正的所谓「爱情」二字。

2010年4月19日于河州。

顶一下
(0)
100%
订阅 回复
踩一下
(0)
10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山那边宋才彦共有。注意:本文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给我留言


目前有 0 条留言 其中:访客:0 条, 博主: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