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孝老爱亲传统——剖析幼学琼林

2012-09-25 12:09:20 作者: 所属分类:幼学琼林 阅读:571 评论:0 百度已收录

标签:

中国孝道是中国传统道德文化的核心。自古迄今,不管哪朝哪代,不管社会制度如何更迭,也不管是最高层的统治者还是最低层的平民百姓,孝道始终是大家共同推崇的道德价值和遵循的道德秩序。

对于古代孝老爱亲传统,及宣扬人伦孝道的故事,在《幼学琼林》中是如何记载的?兹裒录如下:

一、孝老之道

㈠「菽水承欢,贫士养亲之乐。」——(祖孙父子)

㈡「得亲顺亲,方可为人为子。」——(祖孙父子)

㈢「爱无差等,曰兄子如邻子。」——(祖孙父子)

㈣「老者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老幼寿诞)

上录第一则藉引用《礼记·檀弓下》中的「菽水承欢」这句话,其实就是孔子与其弟子子路的一段对话,即「子路曰:‘伤哉贫也,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也。’孔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就是说:尽管是喝豆粥,饮清水,但是如果能使父母在精神上愉快满足,这就是孝了。而「菽水之欢」成语的出处就源于此。

第二则「得亲顺亲」一句,实际上是对孟子原话的一种反说。如孟子曾说:「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二者不论怎么说,其所表达的真正本意完全一样,即能得到父母的欢心与愉悦,就可以做人;能顺从而不违背父母的旨意,便可以做儿子。质言之,这就是所谓「终身」孝养父母之真正做法与道理所在。

第三则所谓「爱无差等」者,这是墨家信徒夷之所说的话。墨家反对儒家的「爱有差等」说,力主「兼相爱」。所以,夷之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爱,并没有亲疏厚薄之区别,只是实行起来从父母亲开始。换言之,所谓「爱无差等,施由亲始」者,即指此意也。

「孝」是古代儒家学说的重要内涵与范畴,是对中国古代民众影响最广泛的思想观念。而孔孟就把孝道看作是人伦道德的根本,可以用它来教化百姓,使百姓懂得孝顺父母、尊敬兄长的道理。在孔孟看来,孝道的核心就是敬养父母,而且从中提出了「父慈子孝」的观念。

尤其孟子更认为,只要「孝悌」的伦理观念深入了人心,就能形成良好的尊老敬老的社会风气,乃至实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一孝道理想。所以,儒家之孝道,也成了中国孝道的正脉。自此之后,历朝历代在政治、社会、文化诸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孝道思想,无不打下孔孟的烙印。

从第四则援引于《礼记·王制》中的这几句话里,我们即可看出,老年人可以拄杖的场所,随着年龄增长而愈来愈大,这表示对老年人的体恤与优待,也是古代一种尊老的礼制。其实早在汉代,就已经实行这一礼制,即由皇帝向高龄老人颁授王杖,极尽供奉优渥之能事。显见,颁授王杖便成为养老、敬老的象征。

这就是孔孟及墨家之孝道,而他们便是这一问题上的几位最有代表性的人物。那么,他们的弟子又将是如何呢?仍观所载实证:

㈠「子羔悲亲而泣血;子夏哭子而丧明。」——(疾病死丧)

㈡「里名胜母,曾子不入。」——(地舆)

㈢「蒸梨出妻,曾子善全孝道。」——(夫妻)

㈣「至若发肤不可毁伤,曾子常以守身为大。」——(身体)

㈤「故为人子者,当思木本水源;须重慎终追远。」——(疾病死丧)

上摘这五则例证,分别记载了孔子弟子子羔、子夏及曾参的孝道及其践行,这其中尤以曾参为甚。兹逐则概释之:

㈠子羔与子夏(如第一则):据《礼记·檀弓上》载:「子夏丧其子而丧其明。高子皋之执亲之丧也,泣血三年,……」这就是他们对去世的父母及儿子的哀伤。

㈡曾子(如第二至第四则):⑴认为「胜母」此名不合礼仪(即没有什么还能胜过母亲的),故不肯进去。⑵「蒸梨出妻」为典故。这虽是尽孝道的做法,但仅因蒸梨不熟这件小事而休掉妻子,这种孝道未免有过分之处,实不足为训。⑶由于深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一孔子之言,故认为只有守护自己的身体才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再就最后第五则,即「慎终追远」而言,大家亦知道,儒家不提倡宗教信仰,亦不主张人死后有灵魂存在,然极重葬祭之礼。孔门常以孝道导达人之仁心,葬祭之礼,乃孝道之最后表现,对死者能尽我之真情。故儒者就理智言,虽不肯定人死有鬼,而从人类心情深处立教,则慎终追远,确有其一种深意在。所以,曾子所主张的「慎终追远」这句话,也是孔门重仁道之一端也。

曾参,字子舆,春秋末鲁国人,被人尊称为曾子。曾子曾经担任过小吏,在当时以孝著称。一生都矢志不渝地实践着孔子学说。相传曾子着有《孝经》和《大学》等儒家经典,在孔门中被视为道统的继承者,后世儒家尊他为「宗圣」。

众所周知,《二十四孝》,为元代郭居敬辑录的古代所传二十四个孝子的故事。后来的印本都配上图画,通称《二十四孝图》,是旧时宣扬人伦孝道的通俗读物。其编定成书之后,在中国流传数百年,几乎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它对旧时代中国人的伦理道德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而《幼学琼林》中,亦同样著录了其中五孝的故事。虽然对汉代的茅生、毛义二孝,未载入《二十四孝》一书,但观其孝行,实可相媲美而绝不逊色,故于兹一并列入。其为:

㈠「戏彩娱亲,老莱子之孝。」——(祖孙父子)

㈡「闵子衣芦花之絮,孝行纯全。」——(衣服)

㈢「王裒哀父之死,门人因废蓼莪诗。」——(疾病死丧)

㈣「跃鲤杀鸡,姜生与茅生并孝。」——(祖孙父子)

㈤「毛义捧檄,为亲之存;伯俞泣杖,因母之老。」——(祖孙父子)

以上五则例证所记载的几位古代孝子,其孝行究系如何?又具体表现在哪里?我们逐一来观:

⑴老莱子,东周楚国人。据史书载:「老莱子奉养二亲,行年七十,婴儿自娱。着五色采衣,尝取浆上堂,跌仆,因卧地为小儿啼,或弄乌鸟于亲侧。」可见,老莱子采用的方式虽然类似稚幼,但他孝敬和取悦父母的努力却颇值得赞赏。

⑵闵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他的后母待他刻薄,让他在寒冬里穿芦花做成的衣服,但他对后母的孝行却纯美无缺。

⑶王裒,魏晋时期的人。父母死了而他非常哀痛,所以他的门人就废了而永远不再读「蓼莪」诗,因「蓼莪」是《诗经》上说父母的篇名。

⑷姜生(即姜诗)与茅生(即茅容),胥为汉朝人。前者以鱼为馔,以供其母;后者每日杀鸡供母,自己却以青菜为食。

⑸毛义,汉代人。所谓「毛义捧檄」者,则指当官府用公文召他去镇守安阳时,便高兴地去上任,而友人张奉以为他是「利禄之徒」。后来毛义母亲去世,他立即辞官。张奉便明白毛义接受檄书做官,是为了让母亲高兴和养活母亲才去做官的。

伯俞,即韩伯俞,汉朝人。所谓「伯俞泣杖」者,系指伯俞一有过错,其母亲就会用杖责罚他。一次被母亲用杖殴打时哭了起来,母亲问他往日挨打不哭,今天为什么哭?他说,往日母亲打我很痛,今天却不痛。由此知道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以前了,所以感到悲伤才哭。

以上他们这种对父母的孝敬之举,为一种真挚的情感,一种至纯的孝道,被称为天下至孝之人,正是人们所向往和推崇的。亦正由此故,戏彩娱亲、芦衣顺母、跃鲤杀鸡、毛义捧檄,及伯俞泣杖,均成为古代历史上事母至孝的故事、并成典故和成语,感动世人,而被许多史书所记载。

二、爱亲之道

㈠「至若提萦上书而救父,卢氏冒刃而卫姑,此女之孝者。」——(女子)

㈡「分有相同,曰吾翁即若翁。」——(祖孙父子)

㈢「存侄弃儿,悲伯道之无后;视叔犹父,羡公绰之居官。」——(叔侄)

㈣「卢迈无儿,以侄而主身之后;张范遇贼,以子而代侄之生。」——(叔侄)

㈤「彦达分秩,不将富贵自私。」——(祖孙父子)——(外戚)

㈥「天下无不是底父母,世间最难得者兄弟。」——(兄弟)

㈦「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皋鱼增感;与其椎牛而祭墓,不如鸡豚之逮存,曾子兴思。」——(疾病死丧)

㈧「子道须当爱日。」——(天文)

第一至三则分别指出:⑴汉代淳于意的女儿缇萦上书汉文帝,自愿入宫为婢,替父亲赎罪。⑵「吾翁即若翁」,这是汉高祖说给项羽的话,即对待老人应没有你的我的之别。⑶晋人邓伯道带着儿子和侄儿逃难,因不能两全,就抛弃儿子而使侄儿幸离其害;唐柳公绰事叔如父,他做大官时候,出遇叔父,常下马端笏站候。

第四、五两则指出:⑴唐代卢迈没有儿子,有人劝他纳妾,他却说:「兄弟之子,犹子也,可以主后。」;魏国人张范遭遇强盗,他情愿舍弃儿子而替侄儿生还。⑵宋代庾彦达做益州刺史时,带姊同往,并把一半的秩禄分给姐做赡养费。

最后六、七、八则例证,旨在辩白了一个精微真谛。若以今日一种纯粹无神论与辩证哲学之思想看来,它确系给我们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群,指明了一个真正而最现实最核心的事亲之道——子女尽孝应当珍惜父母在世的每一天!

以上所述,即为中国古代的孝老爱亲传统。至于我之讨论及一得之愚是否客观与圆满?一俟与贤俊共勉之。

然而,今天的中国,发生了历史上最重大也是最复杂最深刻的社会变革,作为中国传统道德核心的孝道亦受到了空前冲击,问题不断,危机四伏。

于是,国人也因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是要坚守固有的孝老爱亲之道的传统,还是背着「不孝」之恶名而颠覆传统?抑或在传统的基础上,开建一种符合时代需求的新孝老爱亲之道的秩序?这种新的孝老爱亲之道又如何建制?

2010年4月29日于河州。

顶一下
(1)
100%
订阅 回复
踩一下
(0)
0%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山那边宋才彦共有。注意:本文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给我留言


目前有 0 条留言 其中:访客:0 条, 博主: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