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羌人是齐家文化缔造者 | 齐家文化学术研究

2016/08/3012:38:19 发表评论 538

被忽略的齐家文化

齐家坪是一个很普通很不起眼的村落,但在这里却发现了让世界瞩目的文明体系——齐家文化。齐家文化是开启华夏早期文明的钥匙。齐家文化是华夏文明的DNA。

齐家文化是中国黄河上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时代早期的文化。因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首先发现于甘肃省广河县(原宁定县)齐家坪遗址而命名。主要分布在甘、青境内的黄河沿岸及其支流渭河、洮河、大夏河、广通河、湟水流域,宁夏南部与内蒙古西部也有零星发现。

齐家文化是在马家窑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化。齐家文化的年代距今约(4200)~(3700)年,大约和黄河中游的龙山文化中晚期相当。齐家文化的遗址较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进行了大量的考古调查、发掘工作,比较重要的有甘肃刘家峡水库区的调查;武威皇娘娘台遗址、永靖大何庄遗址、秦魏家道址和青海乐都柳湾墓地的发掘;其他经发掘的遗址还有甘肃兰州青岗岔、秦安寺嘴坪、广河齐家坪,青海尕马台,宁夏固原海家湾等,总共约(350)多处。通过发掘与综合研究,基本上揭示了齐家文化的特征、经济生活和社会状况。在河湟地区正式挖掘的主要有永靖大何庄、秦魏家、张家嘴遗址、广河齐家坪、阳洼湾遗址、青海喇家遗址、临潭陈旗乡王家湾遗址。

齐家文化在很长时间被冷落或忽略了,在华夏文明探源工程中似乎没有齐家文化的地位,在国家起源、文字起源、文明起源、中西文化交流研究中,齐家文化也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齐家文化虽然被冷落或忽略多年了,但是由于自身的价值和辐射出的光辉,越来越被中国和世界的考古历史学界所重視,国际和国内的学者专家开始聚焦齐家,这是非常可喜的。被遗忘了数千年的史前部族渐渐揭开了神秘面纱,身居深山的(90)岁的丑小鸭有可能变身为翱翔蓝天的大天鹅了。

 

齐家文化的族属

齐家文化的族属是一个重要问题,但是学术界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虽然有一星半点的提到,但尚未见及系统的研究。也由于史前齐家时期未形成系统文字,因而造成了对古羌人历史的真实记载的缺失,造成了研究的困难。但从考古和历史研究中,显露了端倪——齐家文化的民族是古羌人。

(1)、从古羌人在生活范围看。羌族,是中国西部的一个古老民族,又称“云朵上的民族”。羌族是繁衍生息于河、湟、洮、岷间的古老民族。《后汉书·西羌传》载:羌族“滨于赐支,至乎河首,绵地千里……所居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谷,以产牧为业。”《后汉书·西羌传》说:“河关之西南羌地是也。”“河关”是河之关塞,今临夏州积石县大河家一带,“河关之西南”,这就说在河、湟、洮、岷之间。大约在公元前(3000)~公元前(2500)年间,羌族就与九黎、三苗、夷人等构成远古传说时代中国历史的核心。

传说(5000)年前炎帝部落与黄帝部落大战,战败后炎帝率其一部与黄帝部落融合,形成华夏族,还有一部分西迁、南迁,与青藏高原东北部、巴蜀等地的古部落融合,形成藏族、羌族等民族。

古羌之种有先零羌、烧当羌、钟羌(钟存羌)、勒姐羌、当煎羌、且冻羌、牢姐羌、封养羌、彡姐羌、烧何羌、巩唐羌、黑水羌、保塞羌、河曲羌、罕羌、发羌、婼羌、牦牛羌、参狼羌、白马羌、党项羌白兰羌、宕昌羌、邓至羌、汶山羌等百余种羌支。

在甲骨文中,男羌称羌,女羌称姜,周代人以其姓氏观念把羌人的祖先称为姜姓,“姜姓出于西羌,非西羌出于姜姓也。”因此推断其为“西方牧羊人的”是不错的。再从大的范围来看,分布在甘肃、青海东部的齐家、寺洼、辛店、卡约及四坝等文化遗存,都处于羌人活动的范围之内,所以,它们就应该是羌系统的文化遗存,只是由于部落群体的不同,造成了不同的文化差异而已。

据《元和郡县志》载:上古时期,河州(今临夏)为“罕羌侯邑”。居住着罕羌、幵羌、钟羌、枹罕羌、罕幵羌等羌族部落。

后来,由于古羌人多次与华夏汉民族的大融合,所剩依旧保持古羌人民族特色和习俗的民族群体就越来越少,并不断被边缘化。他们不得不向西南、西北边远地区转移。由于历代王朝的挤、打、压,古羌人不断向西南迁居或四散逃命。很大一部分,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融合到汉族之中。据翦伯赞先生研究,汉族是由(290)多个部落组成的。由此可以肯定,汉人的这个概念,其实就包含了绝大部分古羌人、戎、胡等部族。历史反映了古羌人创造的远古辉煌和其强大的文化内核。而且这个远古部落群体,由于在中华民族形成大统一的进程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并成为华夏民族形成的非常重要的族群来源。

(2)、从齐家文化时间上看。据研究表明,古羌人最活跃的时期,就是尧舜禹至汉朝时期。汉朝以后就衰落了。齐家文化的年代距今约(4200)~(3700)年,也就是说在公元前(17)世纪至(22)世纪。公元前(16)世纪至(21)世纪,正是禹夏王朝时期。因此不管从时间、空间说,都是齐家文化。

(3)、从文化特征看。《后汉书·西羌传》载:羌族“滨于赐支,至乎河首,绵地千里……所居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谷,以产牧为业。”畜牧业在羌族中仍居于重要地位,分游牧和定居畜牧两种。随畜逐水草,过着游牧生活;与射猎、采集联系在一起的,大半过着游牧或半定居生活。西羌家畜马、骡、驴、牛、羊等,既是生产、运输工具,又是衣食之源,故“以畜产为命。”

河湟羌在上古时原始公社母系氏族制向父系氏族制过渡阶段,分散为若干部落、氏族。(12)世后分立为氏族,相互通婚,氏族部落间各为生业,互相掠夺,血亲复仇盛行,唯当对外作战时,才暂联合,一致对外。故《后汉书》称“其俗氏族无定,或以父名母姓为种号。”“父没则妻后母,母亡则纳,故国无鳏寡,种类繁炽。”“不立君臣,无相长一,强则分种为酋豪,弱则为人附落,更相抄暴,以力为雄,杀人偿死,无它禁令。”氏族部落有以祖先之名命名的,如研种羌、罕幵羌、烧当羌、滇零羌等;有以地名为号的,如白马羌、参狼羌、黑水羌、白水羌、赤水羌、青衣羌等;有以动物命名的,如牦牛羌、黄牛羌等一百余种。部落内最初是兵民合一,平时畜牧农耕,战时荷戈出战。“长在山谷,短于平地,不能持久,而果於触突,以战死为吉利,病终为不祥。多骑兵,日行数百,来如风雨,去如绝弦,勇猛无常”。

早在齐家文化时,河湟羌已出现贫富分化,从墓葬中随葬品的丰俭可为印证。随着财富的积累和氏族混战及掠夺,氏族部落中居于统治地位的称大豪、中豪和小豪或称“部大”、“酋”。其取得更多财富,享有奴役他人的权力,贫富悬殊。“女披大华毡,以为盛饰。”

插箭习俗。在齐家文化陶器上,常有刻画的两支箭头插一处的图案,其意为两个部落和好的标志,是典型的羌番文化。

《尚书正义》曰:“被发左衽,则为有光华也”。这就是羌族人的重要习俗。“被发左衽”在人头陶器上有反映。

羌人死亡后多实行火葬。《庄子》云:“羌人死,燔而扬其灰。”《荀子·大略篇》亦载:“氐羌之虏也,不忧其系垒也,而忧其不焚也。”唱丧歌、跳丧舞、喝丧酒以志永别。这或许是许多齐家文化遗址上找不到墓葬的原因。但据考古发现,也实行土葬。

羌人在佛教传入前主要信仰巫术,崇敬鬼神。认为巫师可接天地,巫师与部落首领则往往是合二为一的。祭山、还愿、占卜、安神、驱鬼、治病、除秽、招魂、消灾以及男女婚姻、新生婴儿命名、对死者的安葬和超度等,均离不开巫师。卜骨以羊的肩胛骨为主,也有一些牛、猪的肩胛骨。在广河县博物馆收藏的卜骨,是一块羊胸骨。棺木山上有能见的近(20)米的四五层白灰层,居高临下,可能是一处祭祀台。

羌族是具有羊图腾的民族。羌族自称“尔芊”,音近羊叫声。古羌人颈上悬挂羊毛线模拟羊的形状,今羌族在冠礼和除秽仪式中,还要悬挂羊毛线,以示与羊一体。在祭山会上,为青年举行冠礼(羌语称“时左六六”)。其时,巫师一边绕白石转一边唱,在第一次参加祭山会的青年颈项上系一根羊毛线,并在其额前抹一点陈猪油,以示山神、天神保佑,命根有系,能见世面,一辈子丰衣足食。羌族的羊图腾在齐家陶器上也有反映:在陶器肩胛部位大都有羊毛绳压制而成的绳纹,形成齐家彩陶的主要特征。

羌族是具有白石崇拜的民族。在羌人习俗中,特别崇拜天神莫比塔。家家房顶供奉有代表天神的白石神,羌人的白石崇拜从古至今。白石象征着万物的精灵。晶莹、纯洁、坚硬(象征民族精神)的白石,是这个民族崇拜的偶像。

羌族自北向南的迁徙中,遭到强悍的戈基人的抵御,在天神的点拨下用白石击败了戈基人,羌人得以安居乐业,由此产生了羌人对白石的崇拜。羌人部落首领“邛”畏秦之威,南迁数千里,各自为种号,他们以白石为标记,不忘故土情。羌族至今各寨都建立白石塔,每年都要进行隆重的祭祀活动。羌族至今住房顶有放白石,屋角、大门顶、窗台上以及室内屋角处,都是白石。

在齐家文化墓地发现有“石圆圈”遗迹。都是利用大小相若的天然砾石排成圆圈,直径约(4)米。永靖大何庄有一处“石圆圈”,西北面还留有宽(1).(5)米的缺口,以白石居多。“石圆圈”的附近都分布着许多墓葬,还发现有卜骨与牛、羊等动物的骨骼。永靖秦魏家、积石新庄坪都有“石圆圈”,这些现象说明当时人们曾在这里举行过某种宗教祭祀活动。这就羌族的白石崇拜习俗之源。

据《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卷》记载:“从体质特征看。黄河上游新石器考古发现,居民一般具有中长的头型,较高的头高,高而狭的面型,中眶、狭鼻以及正颌等。在人种上,与蒙古人种比较相近。”正是古羌人的体质特征。

从民族特性看,广袤的草原、高山、峡谷,恶劣多变的气候,驰骋游牧的经济生活,使羌人是刚强、勇悍、质朴、乐观的民族。史书记载,其“民俗强梗尚气”,“能寒暑饥渴”,又“尚武”,“勇悍”,“敢战斗”,“平居则带弓而锄,临戌则分番而进”。“人人能斗击,无复兵民之别,有事则举国而来”(《续资治通鉴长编》)。

 

大禹是古羌人的儿子

禹为鲧之子,又名文命,字高密,生于西羌。据《御批通鉴辑览》(清光绪壬寅三省堂校正稿)载:“尧甲子八十有一载分十二州,封诸侯,锡姓氏,封禹于夏,锡姓姒氏,统领州伯,以巡十二部。”

大禹是被封为夏地方的诸侯,被称为夏伯,就是说,大禹成为夏地方的最高长官。当时的夏,就是河湟洮岷一带,禹遂为夏宗神。

鲧治水失败被刑后从腹中育出了禹。禹治水成功, 娶涂山氏女,生子启。后来启代益为君主,建立了夏王朝。《国语·周语下》则说,因禹治水有功,上帝嘉奖他使有天下,并赐姓姒,称有夏氏,故《郑语》称之为“夏禹”。“夏禹”是中国第一个王朝——夏朝的建立者,同时也是奴隶社会的创建者。作为历史人物的禹,可以这样理解:他是起自西北进入中原的夏族部落的一位杰出的首领。

大禹建立夏朝前后,河湟地区就有夏文化,夏朝建立后,强化了夏文化。夏文化与齐家文化文化是同一时空,齐家文化就是夏文化。夏禹文化,它的源头在河湟,成功于河湟,东传于中原。齐家文化在华夏文明形成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史记·六国表》云:“禹兴于西羌”。《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云:“鲧娶有莘氏之女……产高密,家于西羌”。《后汉书·戴良传》:“大禹出西羌”。《新语·术事》:“大禹出于西羌”。《帝王世纪》:“伯禹夏后氏,姒姓也。……虎鼻大口,两耳参漏,首戴绚铃,胸有玉斗,右足文履巳字,故名文命,字高密。身长九尺二寸,长于西羌,西夷人也”。这些材料都说禹生于西羌。就是说,大禹生于西羌,长于西羌。最早的西羌,是生活在赐支河和湟河、洮河、广通河(即古大夏水)、漓水(即大夏河的古名)之间的游牧民族。大夏河、 洮河、湟水流域为其中心区域。大禹是西羌人。戎羌等部落形成了早期华夏文明的核心。

郦道元《水经注》引《晋书·地道记》说:“大夏县有禹庙,禹所出也。”说明了大禹出身的地方是后来被称为大夏县的地方,也就是广河川道中。大夏县因大夏人、大夏部落、大夏山水而得名。广河县有禹王庙遗址,有大夏古城遗址,有齐家文化。大禹生于叫石纽的地方,石纽就是大夏县西(10)公里的今和政县蒿支沟,因石山为红色,又称金剑山。山下是石虎家村,历史上因此曾设过金纽县。《元和志》、《寰宇记》并云,后改为金柳县、金剑县(隶属大夏县)。有记载认为是四川石纽(今北川县一带)。其实,四川的羌族是“战国七雄”之一的秦献公出兵征讨羌人,羌人首领无弋爰剑的孙子卬向南迁徙落居而成的。称之为越嶲羌、白马羌、广汉羌等。据《寰宇记》所引《十道录》说:“石纽是秦州地名” 。《金楼子》亦云:禹长于后来称之为陇西大夏县的地方(《水经注》河水二)。进一步证实了这个事实。这个地方是一个交通枢纽,北去西域,西向青藏,南走四川。

《世本·作篇》载:“鲧作城郭,禹作宫室”。禹被任命为夏部落的最高首领——夏伯(即后来的夏宗神)后,开始修城池宫室。这个城池宫室极有可能是广河县的大夏古城。

大禹建立了夏朝,开创了华夏文明,成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也是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文明,也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一般认为,中华文明的直接源头有三个,即黄河文明、长江文明和北方草原文明,中华文明是三种区域文明交流、融合、升华的灿烂果实。产生中华文明的重要因素非黄河莫属了。在黄河流域产生的农业文明,受到历史时期自然地理因素的影响,不断向长江流域农业文明过渡、发展。长江流域农业文明是黄河流域农业文明的继承和发展。

上古时期,中国文化的中心确在黄河上游。甘肃临夏古文化在华夏文明探源研究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容忽视的。多少年来,中国一些学者专家热衷于中原中心说,认为华夏文明的源头在中原,世界文明发源于中国,荒漠偏远的西北怎么会成为华夏文明的发祥地呢?近年来,国际学者和国内有见识的专家开始聚焦西部,向接近历史真实迈出了可喜的关键步伐。

关于齐家文化的族属,应该肯定地说,齐家文化是今天我们称为古羌人的一个远古部落群体所创造。尧舜禹至秦汉时期,是古羌人最活跃的时期,古羌人是齐家文化缔造者,华夏文明的开创者。古羌人不仅创造了齐家文化,还创造了绚丽多彩的马家窑文化,寺洼、辛店文化。今天,当我们解读神圣而博大精深的齐家文化时,为创造精美绝伦的远古文化的古羌人,由衷地产生了深深敬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