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里约奥运会到孩子的“金牌观”教育

2016/08/1611:47:33 3 1,820

里约奥运会正火热进行,由于有几位我国优秀运动员冲击金牌失败,如何看待金牌成为最近舆论场中的热门话题。在微信朋友圈,《真正的教育,根本不是发掘人的第一》《当我们用‘痛失金牌’来报道孙杨,我们在向孩子传递什么价值观》等热文都抨击了“金牌至上”背后的功利心理。

全民体育发展了这么多年,人民日报也提醒“唯金牌论”时代已过去,但最近几天,面对一些知名运动员的失利,不少媒体依然用“痛失金牌”来作为新闻标题,不少观众也有微妙的挫败感。可是,“痛失金牌”之痛,究竟从何而来呢?

从里约奥运会到孩子的“金牌观”教育

在课堂上,有老师曾问学生:“有谁知道世界第二高峰?”有人犹豫说是“乔戈里峰”。老师继续问:“第三高峰、第四高峰呢?”这时就没人回答得出来了。这里固然有物竞天择的必然,但“没有第二,只有第一”的“金牌至上”思维,也裹挟了不少人的认知与逻辑。人生种种不如意,便是“只见金牌”的功利思维的副产品。就像白岩松在电视上说的:“看到那样的标题叫谁谁痛失金牌,怎么就痛失,好像原来预定的就是你的,人家打得好,当然就是人家的了,这是体育比赛开个玩笑。”放大泪水、放大失意,看不见过程之美、听不到实力之音,心无旁骛之后,碎落满地的,就是极端成功主义的病态心理。

不由得想起个小插曲:本届里约奥运,“用了洪荒之力”的运动员傅园慧之所以“亮了”,恐怕恰恰是因为她的身上展现了竞技体育该有的自然率真之美、不事雕琢之美。在学校,在教育领域,“痛失金牌”式的心态已成为流感般的顽疾。比如唯成绩论、唯“状元”论,可谓一人升天,仙及鸡犬。在每个夏天,几乎都上演着这样的闹剧。“状元”有房产、有代言,甚至连笔记都可以待价而沽;可是第二名、第三名呢?几乎没人关心他们。可问题是,偶然的一分两分之别,需要给出天壤之别的待遇吗?这个社会的有序运转,仅仅靠的是“第一名”们的洪荒之力?

少点“痛失金牌”,多点“喜获银牌”吧!就算是铜牌抑或黯然出局,天也不会塌下来。我们恭喜金牌获得者,却不该把金牌当作人生的全部。看比赛的时候,告诉孩子,奥运之美,远不止这块看得见的金牌。体育如此,学业如此,人生亦然。

 

原文摘自新华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松松软文发布 松松软文发布 4

      不错,了解到了

      • 123 123 0

        :evil: 1233333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