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尚书王竑的刚正不阿和民本思想

2016/08/2418:10:43 发表评论 886

被青史誉为“世之伟人,国之重臣”;“千古人豪,百世衡鉴”的明朝成化年间兵部尚书王竑,是中华杰出的历史文化名人,他在国家处于危急存亡之秋,置自身安危于度外,赤胆忠心,报国安民,做出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业,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多领域继承和弘扬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王竑,字公度,谥庄毅,号戆庵,晚又号休庵,甘肃河州人。明朝正统四年(1439)进士,名列二甲,观政户部。因连遭家丧,正统十一年始授户科给事中。他从小树立起很高的志向,常以西汉名臣汲黯和朱云为榜样以自励。

此时的大明王朝中,由于宦官王振专权,文武官员多方攀附,结党营私成风,朝政黑暗。正统十四年七月,王振逼驾亲征蒙古瓦剌部落,因仓促应战,致使五十万大军在土木堡(今河北怀来县境内)全军覆没,英宗被俘,数十位重臣阵亡。土木堡兵败的消息很快传到北京,朝廷上下人心浮动。八月二十三日,郕王朱祁钰于午门视朝。“竑率诸给事廷劾王振,历数其蛊政误国之罪”。读弹文未起,王使出待命。众皆伏地哭,请将王振满门抄斩,以安天下民心。王振死党、锦衣卫指挥马顺厉声喝叱言官,令群臣退朝。王竑想起王振及其死党平日里的所作所为,怒从心头起,揪住马顺的头发说:“你们平时助振作恶,今事已到此,竟然还敢这样放肆!”边骂边咬他的面颊。“诸给事争起助竑”。曹凯等大臣蜂涌而上,一顿拳脚将马顺当场打死。朝堂秩序顿时大乱,“文武诸大臣皆惊避”。郕王恐,遽起入宫。“竑率群臣随之”,又索振党、内使毛贵和王长随二人,“请置于法”。太监金英见事急,从门隙退出二人,顷刻间也被击杀。曳三尸陈东安门,军民犹争击不已。许臾,又捉来振侄王山跪于庭中。郕王怕将事情闹大,又欲起身入宫,赖于谦出面稳定住一度混乱的局面。随后缚王山至市凌迟处死,“振族属无少长皆斩”。籍王振家,得金银六十库,玉盘百,珊瑚高六七尺者二十株,珍玩不计其数。

兵部尚书王竑的刚正不阿和民本思想

这时明朝建立已七十多年,承平日久,忽逢土木之变,上下惘然不知所措,闻王竑廷击权奸,“捐其身以为天下明大义”,皆振作其气。“及事定人安,公之名由此以起”。“所至令行禁止,人望而畏之,曰‘此捶杀马顺者。’竑名自是满天下”。于是,各地百姓才知道君王还存在,“朝纲始肃,法令始行”。郕王也因此特别看重王竑。“虏中闻之皆叹息,曰‘中国有人,未可轻也’。”

不久,瓦剌部落太师也先以送英宗皇帝回京为名,与其可汗脱脱不花攻破紫荆关,率军进犯京师,朝臣荐竑“谙军事”,“命偕太监兴安督守九门”,并提升他为右佥都御史。“给文庙所制旗牌军法,提督各军”。“凡军前一应调度,悉令便宜处置,不用命者斩”。王竑着戎服,“鞭马赴军,号令区画,咸适机宜。部伍行政,应时整肃,将帅协谋,士卒思奋”。“部伍壁垒,精采冠九门”。“公出次宣武门外老营。是日,高梁桥兵溃,夜调王敬等三营军。而虏移营至彰义门”。竑具疏以进,“随用旨留三营在彰义门防御。专用公提督毛福寿、高礼军,策应孙镗”。“虏突入菜市口,举火烧庐舍,京城大震。公将二营余军迎战、扑火”,民众皆升屋呼号,争投砖石击敌。遂坐计筹策,“潜出奇兵击之”。“敌遥见旗帜,不敢复前”,遂败去。王竑擐甲胄入朝上疏,言“虏去,不大挫,必再至。宜急为战守计,勿遂为无事。”“及虏宵遁,朝命孙镗、范广统兵五万追之”,命王竑与侍郎江渊提督其军,追至涿州,与虏战于祁沟,虏败退,京城转危为安。北京保卫战后,“众议虏恐复寇,推公守备居庸等关”。居庸关是京师之门户,两山巉绝,中若铁峡,控扼南北。“时虏寇未退,边兵讻讻”,人无固志。“公以大义谕之,正色率之,静以镇之”。劾将帅不职者,“军政一新”。奏“巡关御史王璧数致军妻与奸,命执鞠之狱具,充铁冶卫军”。“都指挥夏忠等获运军粮,中道闻炮声,以为寇至辄奔还。

竑劾奏之,一军震慑”。“由是众志帖然始定”。简士马,缮隘塞,修筑关墩,高深城堑;增南辖口坌道小关及墩台隘口多处,“壁垒一新”。“虏惮竑名,不敢近居庸”,“北门屹然”。

景泰元年八月,王竑以疾还朝。不久命同都督佥事徐恭督漕运,治通州至徐州运河。“督漕运而号令明肃”。“政先锄奸墨,贪吏闻风多遁去,其逮问者,无所宽假,悉置诸法”。“闾阎豪右夙肆横侵者必捕罪之。由是相戒,毋辄犯。一时吏民咸畏其威如神明然”。“两淮都转运盐使苏肆假以朝靓为名,受各场贿赂”。竑奏“宜令巡按御史执问,从之”。巡河御史王珉“数于济宁等处奸淫,微服至所淫者之家,拜其父母,所索运粮军官馈赠尤多”。竑奏劾。“珉亦以贪淫污竑,事下,巡按等官覆得实,法司特谪充开平卫军”。竑又以官多扰民,上疏减少济宁至徐州管河主事一员,奏请童善等四名佥事分督漕运,捕杀沿河盗贼,弹劾查办各类违规的人和事。“霍山民赵玉山自称宋裔,以妖术惑众为乱,竑捕获之”。奸贪畏惮,军民慕戴。王竑“督理漕运,大得江淮之心”,成为明代文臣总督漕运的第一人。

民本思想在王竑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他在一份奏疏中曾提出“散财以收民心,爱民以植邦本”的观点。景泰二年(1451)冬,“敕竑兼巡抚淮、扬、庐三府,滁、和二州,又命兼理两淮盐课”。时徐淮大饥,死者相枕籍。竑上疏奏,未等到批文下,即开仓赈之。山东、河南饥民闻讯蜂涌而至,粮米所剩无几。只有徐州广运仓尚有余积,竑欲尽发之,但典守中官以“备京师”为托词不同意。王竑说:“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百姓已穷困到这个地步,要是再不发粮米,眼前这么多的灾民随时有可能因饥饿起来造反,‘且上扰朝廷,何论备京师’?如有不恻之事发生,我就要治你个招盗罪,先斩了你,然后向皇上请罪。”中官惮竑威名,不敢再加以阻拦。于是开仓。但用广运仓的粮米救灾也就支撑三个月时间,竑乃上疏自劾专擅罪,并建议释放死囚之外的所有在押人犯,让其纳米赎罪;令沿淮上下商舟量大小出米;劝富户出米二十五万石;向邻郡借米十万石;以官价易麦四千余石。“公尽所有救荒之术,凡可以救一时之急者,莫不毕举,共用米一百六十余万石”,“近者日饲以粥,远者量发以粟,流徙者给予口粮,疾病者委医调理,死亡者与棺以葬,鬻卖者赎还其人”,“全活二百二十九万余人”。“人忘其饥,颂声大作。”民谣曰:‘生我者父母,活我者巡抚,凶年不荒,黎民安堵。’”“有人颂公诗云:‘两行忧国泪,一片活人心。’”“巡行无暇日,除夕到淮安;漫说经邦易,深嗟济世难”;“有身当报国,无力可回天”;“为怜黎庶苦,夜夜不成眠”的诗句真实地反映出庄毅公巡行散赈时的忧国忧民情怀。遂“立生祠祀之”,或述公行事,为《救灾录》《恩济记》,世传焉。上闻而嘉之,喜曰:“贤哉都御使,活我民矣。”于是,“尚书金濂、大学士陈循等皆称竑功”,“特升左副都御史”,仍治淮安。“时济宁亦饥,帝遣尚书沈翼赍帑金三万两往赈。翼散给仅五千两,余以归京库。竑劾翼奉使无状,仍请易米备赈。从之”。

由于王竑赈灾措施得当,大大减轻了广大灾民所受的损失。

 

原文作者陈学智,题目为本站所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