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孩儿愚且鲁

2016/11/3018:40:38 6 889

当一个孩子才刚刚开始在母腹中孕育的时候,他的父母的担心就会同时伴随着希望而诞生:怕他会畸形,会有什么先天疾病,会营养不够,会出现谁也想不到的问题。直到看到孩子出生之后四肢齐全、健健康康,这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才会落地。可等到有一天证明了孩子是完全健康的,父母就会生出更多、更高、更好的愿望,聪明、漂亮、富贵、幸福,等等等等,都是父母向命运索要的送给孩子的礼物。如果可能,每个父母都会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以便为孩子换取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可是,有一位父亲却不是这样。他不但不希望儿子聪明,反而希望他“愚且鲁”。他说: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这位父亲是苏轼。这首诗写于元丰六年(1083)。这一年苏轼49岁,已因乌台诗案贬居黄州三年多了。九月二十七日,苏轼的第四个儿子苏遁(小名干儿,一年后夭折)出生。按风俗,孩子出生第三天或满月时,要宴请亲友,并为孩子洗澡,名之曰“洗儿”。洗儿时他写了这首诗。寥寥四句,一波三折:世人都望子聪明,我却望子愚蠢,一转折也;人聪明就该一生顺利,我却因聪明误了一生,二转折也;愚鲁的人该无所作为,但却能“无灾无难到公卿”,三转折也。满腹的牢骚尽在这些转折中了。

 

那么,为什么这么一位聪明的父亲为什么会说出“我被聪明误一生”这样沉痛的话呢?这还要从乌台诗案说起。

 

元丰二年 (1079),苏轼移任湖州 (浙江省吴兴县。御史李定、何正臣、舒亶等人,苏轼的诗文做为证据,说他“玩弄朝廷,讥嘲国家大事”,罪大恶极,应该处死刑。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断章取义、肆意歪曲。如:“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本来苏轼是说自己没有把法律一类的书读通,所以无法帮助皇帝成为像尧、舜那样的圣人,他们却指他是讽刺皇帝没能以法律教导、监督官吏;又如“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说他是指责兴修水利的这个措施不对。其实苏轼自己在杭州也兴修水利工程,怎会认为那是错的呢?又如“岂是闻韶忘解味,迩来三月食无盐”说他是讽刺禁止人民卖盐。苏轼在御史台内遭到严刑拷问,他自以为难逃死罪。在被拘禁近百日后,蒙神宗的恩赐被判贬黄州(今湖北省黄冈县),任团练副使,只在本州安置,不得签署公文。

 

乌台诗案对于诗人的打击是巨大的,他开始反省自己的人生道路。最终他得出了结论:自己的聪明、自己的政治见解、自己的能诗善文,使自己受到皇帝的器重,高中进士,从而得以走上仕途;也正是由于它们,险些给诗人带来了杀身之祸。刚从御史台的监狱中走出,他就写了《十二月二十八日,蒙恩责授检校水部员外郎黄州团练副使,复用前韵二首》,其中有句曰:“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在《石苍舒醉墨堂》里,开篇两句就是:“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由诗招祸,给他精神上带来的创伤是巨大的。他希望以后保持低调,甚至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识字,更不用说写诗——那该有多好。也许不会做官,但最起码可心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了。自己已经有了这个教训,他就再也不愿儿子将来像自己一样“被聪明所误”了。

 

他希望儿子愚鲁,不仅是希望儿子不要像自己一样被祸,他还有更好祝愿:希望儿子能“无灾无难到公卿”。愚鲁而无灾无难,其实就是庸常之众的平平淡淡,一般情况下都是可以做到的。可是要做到“公卿”,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不可能的。这些地位显贵的大臣,必须要聪明、要有相当才干,才能担得起辅佐皇帝治理国家的大任。可是作者看到的“公卿”却正是“愚鲁”的,正因为他们的“愚鲁”,才给诗人带来这场莫须有的冤案。在这里,诗人只轻轻一用力,却又稳又准地击中了对手。

 

短短二十八个字里,浓缩着诗人在度尽劫波、历经磨难后的沉痛感慨、故作轻松的自嘲、对政敌的蔑视和愤恨,还有对孩子的关切和爱。《宋史·苏轼传》说他的“嬉笑怒骂之词,皆可书而诵之”。从这首诗看,的确如此。冯梦龙将其收在了专门收录古今笑话的《古今笑》里,恐怕是没能明白苏轼“嬉笑”之后的悲凉和怨愤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6   其中:访客  6   博主  0

    • avatar 松松软文发布 4

      好文章,很喜欢认真的读完了。。

      • avatar 天下磨浆机 4

        挺喜欢博主的,加油

        • avatar 灵异事件簿 0

          博客做的很清爽,很精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