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宝贝一别九年 再见已是写《月童度河》的庆山

2016/07/0419:59:15 发表评论 1,989

曾经,她是很多人熟知的安妮宝贝,如今,她是庆山。按她自己的话说,只是喜欢“庆”的欢喜基调和“山”的灵性,或许仅仅只是喜欢这两个字。《莲花》和《春宴》那时候,她开始孤身旅行,长途跋涉,高原、旷野、山川、沙漠。她文字中穿棉布裙歇斯底里的女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都市中隐忍坚强的女人。 想必,安妮宝贝在那两年,找到了生命的依靠和停顿。

自上一本散文集《素年锦时》出版,时间已过去了九年。2016年6月底,庆山推出散文集《月童度河》。

安妮宝贝一别九年 再见已是写《月童度河》的庆山

《月童度河》是安妮宝贝改名“庆山”后的全新散文集,是不断前行中一次阶段性的回顾与梳理。有别于《眠空》零散、跳跃、私人形式的记录;也不同于《得未曾有》的对话性质,是以旁观者的姿势,不做评断地将他人观点如实呈现;在《月童度河》中,庆山的思考更为深入、完整,自成体系,观点也更为集中、凝练、清晰,是与读者一次非常直接、坦诚的分享和交流,是九年变幻莫测的世界中,从“安妮宝贝”到“庆山”的专属蜕变记录。
安妮宝贝一别九年 再见已是写《月童度河》的庆山

这九年中,她始终保持阅读、学习、自省。作为母亲眼见新生命的成长;也失去亲人经历离别。同度生死让她对生命有更深的感悟。她甚少独自旅行,开始回归家庭,将时间留给所爱之人。她坚持每日五公里的行走,也在微博、微信公众号持续留下文字,内容却在喧嚣的网络世界中独立异常。

为了这部新作,庆山表示至少查看修改了十次之多,连排版的字体大小、行距、文案都一一亲自确认,希望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完美程度。

付印之后,庆山剪掉了十多年的长发,剃成干净清凛的板寸。相较于许多人年轻时以发型彰显的叛逆和特立独行,庆山此举更像一种对生命阶段性净化与清理的完成仪式。仿佛她剃掉的不是长发,而是生活中的多余和累赘,亦是一种成长中的进境。正如书中所说:“花好月圆的平衡与完满是有底气的,也是看起来极为平凡的……现在若看到一个人,平心静气,眼神澄净,爽爽朗朗,干干净净,觉得这样很美。”

从“安妮宝贝”成为“庆山”,这些年间的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和顿悟,都在《月童度河》的字里行间一一给出答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